Thursday, October 09, 2014

Aku suka hasut

Aku suka hasut, selagi masih jalan dalam kasut;
Aku suka hasut, tak kisah kalau sakit luntut atau buntut;
Aku suka hasut, walaupun tidak lagi kurus;
Aku suka hasut, jika dapati politikus;
Aku suka hasut, kerana tak pernah takut;
Aku suka hasut, kerana ku tak mengecut!
Hasut hasut hasut, nampak politikus campak kasut!

Thursday, September 25, 2014

《煽动法令》侵犯人民主权

国家到底是什么?在《逆权大状》韩国电影里,饰演南韩80年代著名人权斗士、已故总统卢武铉身份的男主角在法庭上被凶煞的警官证人问到,发出全片最具震撼力的抗辩证词:“……大韩民国主权在民,所有权力来自国民,国家即国民!”



2008年,在野党领袖安华首次登高一呼“人民主权”来反击回应巫统嘶喊多年的“马来主权”,给全民追求平等自由公正的政治改革编织一个美好的梦想。当时国家似乎无可避免地走向民主化之路,大选“惨胜”后的国阵也只好顺应趋势配合潮流。前首相阿都拉在下台前有限度地提升反贪委员会的法定地位和其独立性;现任首相纳吉更先后宣布废除《内安法令》,检讨有关集会自由的《警察法令》第27条文和《煽动法令》。

然而,在政府种种的“政改”承诺后,我国马来西亚的主权在民了吗?

基本上,政府霸权和国家暴力的存在就否定了主权在民。针对持有异议的国民,掌权者动辄以危害国家安全,破坏族群和谐,和颠覆社会秩序等罪名套在他们头上,然后恐吓、威胁、逮捕和扣留他们,本质上就是在滥用国家权力代替公民社会思考判断。

308大选政治分水岭后,国家暴力和政治恐吓不曾间断。讽刺的是,改革后所谓独立的反贪委员会竟然会在自家场地闹出赵明福政治命案。案件审了五年,近来才看到了新的曙光。

取代《内安法令》但依然借尸还魂允许未审先扣程序的有《2013年防范罪案法案》。
取代《警察法令》第27条文的被正名为《和平集会法令》,同样也换汤不换药。如今首相又反口否认检讨《煽动法令》即废除它的意思,反而有意将它正名为《國家和谐法令》。

要指控某人“煽动”太笼统:一般只要触及到批评任何统治者,政府,族群,司法行政和特定宪法条文,就形同挑战或怂恿他人憎恨这些“受保护项目”。

今年,已有15人陆续在《煽动法令》下被调查和提控。反对阵线的政治工作者,包括已故的卡巴星律师也在名单里。近来警方甚至把一位马大法律系讲师学者,一位《当今大马》记者,一位传教士和两位社运活跃分子也网罗其中。名单看起来似乎还会增长。难怪有人形容,近期的政治气候似乎回到了1987年茅草行动时的白色恐怖。

这些对付大部分异议份子的政治举动,真的是为了国家秩序稳定和族群和谐吗?即使是ISMA主席发表了种族歧视的愚蠢言论,只要他没有鼓动种族暴动,我们公民社会能不能谴责他的极端言论就好?难道关起了他,耳根清净的我们百姓就安全和谐了?恐怕掌权者低估了我们公民社会的成熟度。至于统治者和政府,他们面对有根据的批评气度会那么小吗?最可恶的是,如果掌权者诉诸《煽动法令》对付异议者并不是为了服务人民的利益而是为了自己狭隘的政治利益。

一个不能讲真话表达异议的国家,没有民主。民权斗士敢讲真话不畏强权,只怕社会冷漠。人民可以不理会《煽动法令》吗?此时我想起二战时期,德国牧师马丁.尼莫拉曾说:最初他们来抓共产党党员,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党员;后来他们陆续抓了社会主义者、工会会员和犹太人,我不说话,因为我不是这些人。最后他们来抓我时,已经没有人替我说话了。


同样的,如果今天我们不站出来捍卫人民的言论自由权利,以后就站不出来了。到时我们还有人民主权这回事吗?


Nama saya Derhaka

Jadikan nama ini nama yang tercool di planet kita... Dari saat ini, nama saya adalah Derhaka...Derhaka Lim. Bila orang marah saya 'berani kamu Derhaka!', saya jawap, ya, saya Derhaka yang berani!

Monday, September 08, 2014

时光倒流机

友人問:时光倒流机真的存在?


我答:存在...你出糧時你去ATM機前查看你的戶口的餘額數目,再一個月出糧後再去查看,如果數額沒變你就知道什麼是時光倒流了。

Saturday, September 06, 2014

踩着脚车上班的梦想

自从移居到槟城,我发现这个岛上的脚车骑士比想象中还要多。据说这是新的一股潮流,游客都爱在乔治市老城区租借各式各样的脚车到处游览观光世界遗产保护区。同时,我也经常看到不少脚车爱好者穿着一身运动装的认真装备,无论是单骑或与一群发烧友成群结队伴骑,奔驰环绕在槟岛各个角落的公路上。这些骑士们都为了运动强身健体。

有趣的是,我也发现,旅居在槟城的外籍人士酷爱骑脚车,把脚车当成主要的交通工具。在烈日当头,纵使可能让他们汗流浃背,他们也乐此不惫。我见过穿西装衬衫长裤打领带的老外,挂着披肩的公事包,悠闲地穿梭在繁忙马路。我也见过外籍妇女在购物后把战利品摆在前面的菜篮,骑着脚车优雅地回家。不少外劳为了节省交通费,他们也以脚车代步去工作。

我当然也看到有本地人把脚车当成交通工具,只是为数不多。我在乔治市比较常观察到的是比较年长的阿伯阿嫲依旧不畏惧地川行在车水马龙中。也许是他们长久以来的习惯,但我还为他们捏把冷汗。

我问槟城朋友,为何很多本地人不喜欢和不愿以脚车代步?他们答:公路安全是主要的问题。槟城的确有为数不少的摩托车到处窜动,再加上许多闹市公路都较狭窄,自然存在着车祸风险。目前仍没有正式的脚车道。其次,就是天气。他们说大马这种热带气候,白天炎热,有时还要面对下雨的洗礼。谁会想要到了办公室的时候满身臭汗或淋雨湿透的落魄样?他们辩说西方人在自己国家的气候凉爽不一样。

对于一个曾生活在德国和英国长达九年的我,用气候来辩解根本没有说服力。有人或许误解了,在温带的西方人在夏天即使是最热的几个月,他们相反的更爱骑车出来。有时当地夏天炎热程度甚至可能媲美大马。骑脚车对于他们来说,除了是种良好和健康的生活习惯,也是很实际和相对安全的选择。天气难不倒洋人,即使是下大雪、冰点以下的气温,他们换了冬季轮胎继续上路。

其实,推广绿色脚车计划,地方政府扮演了极至关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城市里的交通规划方面,地方政府要确保人民可以在舒适安全的情况下选择骑脚车为一个很实际主流的交通工具。政府甚至要做周全的交通设计以达到适合一家大小出游骑脚车上路的标准。要知道良好的生活习惯,是从小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养成的。所以市内的交通规划必须要认真地把脚车道建设纳入其中,这样其他的公路使用者才会注意和尊重脚车骑士的公路使用权。

对此,我非常欢迎槟州政府近来在槟岛推行公共租借脚车共享计划。据说槟城是东南亚首个推行类似计划的地方。州政府近年来也不遗余力地鼓励州民骑脚车,向脚车州的目标前进。配合这目标,长达12.5公里的脚车专用道预料在今年底竣工。与之衔接的是州内第一个脚车枢纽,也估计在2017年完工启用。而这项位于乔治市中心的脚车枢纽计划除了提供可观的脚车停放设施,同时也具备有一个维修中心、骑士咖啡馆、储物柜、浴室和健身房。这具有规模的脚车枢纽看来提供了脚车骑士多项便利,期望能从中鼓励更多人摒弃每日开车上班的习惯转向骑脚车上路。

我很期待早日我又可重拾过去在海外旅居时候爱骑脚车的生活习惯,好好享受槟城全新的生活体验和不一样的空气。我也希望这绿色脚车运动可以进一步推广到全国各大城市。

本文刊登在砂拉越《聯合日報》的《自由言論》版

Friday, August 15, 2014

出国留学的四大理由

大约在两个月前,我有幸被柔佛北干那那州议员杨敦祥邀请去他选区的一场讲座上分享有关海外留学的经验。在海外漂流长达9年的我,今年1月底在德国顺利毕业后就选择回国工作,并幸运地被槟城研究院录取成为经济小组政策分析员之一。

这不是一般的海外升学辅导讲座,故此我没讲述太多有关申请入学和奖学金技术上的课题。我分享主要目的是要让有意愿到海外升学的在籍中学生和大学生看到留学欧洲生活的一面。

我告诉出席者,行行出状元,只要心中有理想应该勇敢追寻。升学的过程当中难免会要面对抉择,无论是选修的科系、学府地点或教育体系。我认为,若一个人对诸多科系都抱有热忱和兴趣,不需对抉择后而错过的科系感到惋惜遗憾。名义上是为了专修一个科系,但是实际上大学学府是让一个人心智继续成长、自由进取任何知识,以及自由参社的地方,不应只局限在某个专门领域。只怕那人无理想无想法无求知欲,那么去到海外升学也枉然;所以我强调,上大学最重要是学习如何独立思考、待人处事和各种工作和生活技能,不该太过注重文凭和成绩。

我提出,除了学术原因之外,出国留学还有四大理由。

第一,观察他国的社会制度与人文建设。首先最容易做的是观摩该国公共交通的设计和国人使用公路与交通的态度。我特别欣赏德国人,在一个举世闻名的汽车制造国,他们对脚车自由通行便利的坚持。在我曾居住的城市汉诺威,到处可见脚车专道。在远距离城市与城市之间或较近距离地方之间的川行,德国铁路还是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提供了众人便利。而我居住长达4年的英国伦敦,一个坐拥800万人口的大都市,它的公共交通系统每天要应付高乘客量的需求,依然是居民和游客的首选。在欧洲的道路上,往往是行人优先,接着是脚踏车,最后才轮到其他交通工具。这种尊重行人和脚车骑士的观念根深蒂固在欧洲,所以我每天骑脚车来回上课,也不需对路上安全特别担忧。对比我国,尤其是吉隆坡地区的公共交通系统不全,马路被私家车严重堵塞,道路设计对行人和脚车骑士极不友善,我多么期望我国可以向英德看齐。

第二,入乡随俗,广交异乡朋友。若出国后依然长时间与本国人窝在一起,没去认真体验道地的生活和文化,倒不如不用出国。尤其是到了非英语系的国家如德国,学习当地的语言更是不可或缺。即使到了最后,外语依然说得不太好,但至少我们已尽力地表达友善和交出了诚意,自然会得到当地人的尊重和赞许。三人行必有我师,那么若多几个异乡朋友走在一起,届时互相学习和交流就变得更有趣了,毕竟来自不同文化不同成长经历的人一般上会激荡出不一样的想法。

第三,多参与能自我提升及有意义的活动。课余旅游当然可以包括在内,不过若只懂得吃喝玩乐,而不去深度了解当地习俗风情和历史事迹,就失去了旅行大开眼界的意义。多参与社团活动除了学习,还可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同时训练组织和领导能力。当年我在英国也参与了多个大议题的示威游行,包括反伊战的大示威,见证了他国公民如何实践真正的民主和发挥民主的意义。

第四,寻找和认同身份本位。纵然近期国人热切关注人才流失的问题,我还是对莘莘学子说,若有机会,我仍鼓励他们出国见识。很多事物在出国前不太关心或不甚了解,直到身在海外的我格外珍惜祖国家园。撇开壮丽的国土景色、山珍海味不说,我更加肯定我国的多元文化、多元种族是我们的特色和优势。经历了海外净选盟运动的洗礼,我也确认我国正因缺少了民主、自由和公平政策的养分,而无法在各方面展翅高飞。

仔细观察了我国与他国的差异,我们应认真反思,深入了解并从中学习他国成功之道,回国以后就可贡献和应用所见所闻所学的知识。即使暂且不考虑回国,海外留学的日子肯定是你其中最闪亮的人生经历。

本文刊登在砂拉越《聯合日報》的《自由言論》版


首次發現我的文章(在佳禮論壇)被‘熱烈’討論,哇哈哈,始料未及。

好人與壞人-- 人治制度的崇拜

可是很多民眾都喜歡人治的制度,過度強調個別領袖的特質和重要性。在這種對民主制度認知匱乏的情況下,談起政治感情用事,用喜惡觀感和直覺來判定政治領袖的好壞,忽略了政黨整體功能和政治的群體和團隊合作方面的重要性,養成了對個別領袖的過度崇拜。

我真的看不出卡立怎能夠在現有缺乏黨支持和各議員和部分民眾質疑的情況下,有效地用自己的品牌來執政。勸他還是與黨再談判,然後有尊嚴地退下吧!他真的不知”時不予我“的意義

BN the clear winner in this Khalid storm

you can't say the downfall and the break up of the Selangor Pakatan Rakyat government has nothing to do with BN.

BN engineered and executed it very very well. They exploited the water restructuring issue to create distrust among PKR leadership for Khalid. They used the Malay Bible issue to hold Khalid in ransom. They tendered and passed many UMNO cronies' highway projects to Khalid, make the party observers and public perceive that Pakatan Rakyat endorse such policies on tolled highways and eat their own words in one of the major GE manifesto promises. And then they thwarted Anwar's Kajang move to take damage control of such situation, by the masterstroke -- using judiciary to disqualify his candidacy. They can even make the pro-UMNO unity government faction of PAS work with them to further destabilise the PR coalition government.

Now, Khalid is gone, PR coalition government is in chaos. BN won, by landslide, the scale of 7-1 scoreline.

Khalid is a huge letdown and a betrayal

Personally, I want to apologise to Saifuddin for misinterpreting and blaming his tactic to "name and shame" Khalid in the groundbreaking press conference days ago.

After reading through the Star interview article, I finally can understand what the words mean by “忍辱負重” in chinese, that he took such a difficult job to point fingers at Khalid, his former colleague and comrade, and shouldered so muchblames for the sake of the party intergrity and principle. All the words I read, sound so honest from the bottom of his heart to me. (Even he admitted that the party has 'oversold' Khalid's positive image in the last GE). Saifuddin presented his arguments with straightforward facts and never twist and turn, mince words like the merchant writer called Nat Tan on Khalid's side.

For many detractors out there, if you can counter the facts in Saifuddin's account about Khalid's behaviour and his poor poor party discipline and betrayal, then only I can consider taking your views.

Otherwise, tell me, based on what reasons you can keep on supporting him to remain in the MB seat (until today)? It is so unbearable and untenable to see that happening to a MB i once had so much respect T T

Until that extent, the party had been giving him a gentleman way out, still Khalid was not grateful and refused to take that and admit his own problems.

Now he singlehandedly takes down the whole selangor state government with him (my dear hometown state) and takes away the hope for Ubah for the next general election (doesn't anyone still remember to Selamatkan Malaysia? and our nation will probably be bankrupt in 2019??).

It could be all just because of Khalid's own big EGO and his personality. Even if I also don't like Azmin Ali, Azmin never did something so severely undermining the party, and although he is ambitious he always play by the party rules book.

Khalid let me down and left me heartbroken, it is also equally heavy to see some of my friends disregarding his behaviour and his undoing to the Party, still keep supporting him.

Thursday, August 14, 2014

政黨紀律與服從

加入政黨,因為你相信黨的重要原則和理念,同時你也願意遵守黨規和紀律。你可以獨立思考,但是若要你的新信念納入為大家共同的理念,你就不可以只是獨個兒思考和行動,你必須要有說服力讓黨同志跟你一起行動。

我不覺得,很多政黨不歡迎你提出新看法,只是若你要黨認同,你就得說服各階層的黨同志,同時你也願意遵守規則。一旦你的看法被大部分人否決了,或你挑戰失敗了,不應該發爛砸。政治實踐要靠耐心和團隊精神。若你覺得現在你持有的信念與黨基本理念有衝突,又或許你覺得不值得繼續為你的理念鬥爭下去的時候,你可以考慮退黨。這是結社自由。

我是看不過眼一些人完全不把黨紀律放在眼裡(眼裡只有自己),也看不過眼一些沒有原則理念的人完全盲目地跟隨黨領袖的腳步和規則走(PLP之徒)。一個不講理的政黨你當然可以理直氣壯地指出它哪裡不妥,同樣的政黨也可以與大眾解說某個黨員不合理的地方(但不應該全然只講黨規而已,應著重在道理)。理性是這個社會要有的態度。


我只想說,有時你要看那黨意是如何形成的,有沒有黨內眾多代表支持的意願基礎。如果不是由中委會決定,該延伸至什麼階級的黨員決定?

你如何拿捏個體意願和集體意願的衝突,何者為先?

***

我其實也不喜歡另一種人,那就是自命清高鄙視政治的人。凡是牽涉到政治,他們都一貫地抹黑鄙視看待或誇張地挑剔,彷彿全部政治人物都是壞人辜負了他們,而自己卻好像是聖人皇帝般要政治人物全部符合他的想法。

對於這樣的人,我只想說:你們去火星吧